14. 引渡亡魂

《我一个弱女子说话亿点用怎么了?》全本免费阅读

魔尊???

柳绵已经走到入口,听到这话,猛地回首,看向宁玄之。

这人,是魔族?

不是修道的道君?

她怎么瞧宁玄之,都难以从那张明显正派且张扬的脸上,看出一丝魔族的气息。

如今世道乱,正道之间尚且为争权夺地频生波折,若遇上素日作恶的魔族,那是一定要讨尽了好处,再将人丢进御剑宗,换取一块庇护玉牌的。

何况,魔族向来自由散漫难以管教,何时出了个一统的魔尊?

其实说是魔族,也不尽然,没有什么生来就是魔的,不过是平日坏事做多、放纵太过,瞧着恣意乖张了些的,渐渐便会被人认定是魔族了。

这一类俗称自甘堕落。

而还有一类,则是身怀大罪过之人了,原本为仙家子弟,也曾礼仪诗书皆通,心怀坦荡持正端方,可惜一步踏错,便再难与正道为伍,被放逐到夜不尽这等魔族盘踞之地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就不知,他是哪种?

“洗墨池的水,如今是冷还是热?”宁玄之回头问厉鬼。

声音泠泠如冷雾,语调四平八稳,教人听不出情绪来。

厉鬼从棺椁后面的阴影里出来,小心地瞄了宁玄之几眼,迟疑道:“我刚做鬼时趟过去还是冷的......”

传说洗墨池是横亘在地府之前的一大片水域,能见到那片水域的人,要么是将死不久的生魂,被天地法则羁押着只身趟过去,便能抵达地府。此后生前身后,自有判官定断。

要么,则是堕了魔十恶不赦再难回头的,被仙门用铁链捆了往那洗墨池滚一遭,灵气精华也好、修为也好,都给洗个干干静静尸骨无存。

而这两拨人,通常是碰不着的。

想到这,厉鬼又抬眼飞速瞄了宁玄之一眼。

那洗墨池的水虽不深,却漆黑如墨冷的刺骨,此乃世人皆知,他当初也是咬紧了牙才稀里糊涂趟过去的。

听他如此问,难道那水,也曾热过?

却见宁玄之皱了一下眉,解下腰间挂着的乾坤袋,嘴里咕哝了句,“麻烦。”

他拿出一小块玄铁模样的铁疙瘩,抽出剑来,当着李玉娘的面削掉一小块,然后对她笑了下,道:“咽下去。”

李玉娘本被他那句魔尊惊住了,长生系统告诉她,宁玄之是妖道,修的术法天然具有养魂之效,若她能集齐八十一个少女,以少女鲜血浇灌滋养仲卿躯壳,以谶言经文留驻仲卿魂魄,再设法抓住宁玄之,将他的命换给仲卿,仲卿复活之后,便再不会受凡人病苦。

若是再摸得窍门,与自己长长久久做一对快活鸳鸯,也并非难事。

可他竟说自己是魔尊?

如今还要她吞下这个鬼东西?

李玉娘“哼”了一声,理也不理宁玄之,在她看来,他不过是一具尸体了。

她在脑中问系统,“你不是说那妖道身躯最是养魂?那便直接给仲卿找一个好身子,改头换面,岂不便利?”

她问话不过片刻,宁玄之却没了耐心,顷刻之间瞬移到李玉娘面前,李玉娘再一睁眼,便被他攥住脖子按在棺椁上。

他手几乎只是轻轻一抬再一放,李玉娘便生生将那块玄铁样的东西噎了下去。

她瞳孔骤缩,“你给我吃的什么?”

同时在脑中又喊了两声,可那系统竟像死了一样。

从方才到现在,一直没有回应。

“柳绵。”宁玄之却朝柳绵招手,“过来。”

“......?”面对这位新鲜出炉的魔尊,柳绵不是很想过去。

指不定柳家曾经在哪处得罪过他。

毕竟在抓捕魔族物尽其用的家族里,柳氏当得起翘楚。

可她也只犹豫一下,便还是挪了步子过去。

“做什么?”她问。

“不是说好的渡十年修为么?”她磨磨蹭蹭的,宁玄之反倒纳闷了,才说过的话,她就忘了?

柳绵:“......”

谁会在这个时候渡修为啊,李玉娘都还杵在这呢。

可她心里还未吐槽完,便身子一颤,像突然之间被雷电击中般,一股酥酥麻麻却又冷沁微凉的感觉自丹田起,瞬间传遍四肢百骸。

冰冰凉凉,舒服得她整个人都轻盈起来。

不是错觉,是真的。

她丹田之内,第一次聚起了灵气,那灵气隐隐流淌着金光,是宁玄之的。

烧过的地宫之内余热炙人,灰蒙蒙的雾蓬发在空气中,柳绵隔着雾看眼前之人,身姿挺拔如松,手里掐着个娇艳的花妖,却莫名给人一种闲庭散步的感觉。

确实不像那些恣意暴虐的魔族,反倒更像一位真正的道家仙君。

她咽下好奇,不去追问他的过往,只笑道:“如此守信,宁道君可是亏大了!”

却见那李玉娘忽而面上一抽,大口大口吐出血来,她话都来不及说,便眼睁睁看着自己化为一滩黑血,自脚部起一路往上,只在顷刻之间。

“师尊!”张伟大喊一声,伸过去的手只急急捞到个虚影。

“这是什么?!”柳绵看着地上那滩黑血竟逆流至半空,然后又凭空消失不见,惊呆了。

“这个啊。”宁玄之看着面前的虚空,面色淡淡,似乎不愿多说,只道,“从前做的小玩意。”

“???”你管这个叫小玩意?

柳绵觉得自己没发疯,她扭头,看见一脸恐惧的厉鬼,才确信并非自己一惊一乍。

好吧,小玩意就小玩意吧,只是——

“她这样了,我们该怎么出去呢?”

“不用。”宁玄之说,“自李玉娘现身那刻,就不在异界了。”

她话刚说完,却见空中浮现出点点萤光,一闪一闪的,光芒时而微弱时而耀眼,像是星星,又像是......残留的亡灵。

“是那些少女?”柳绵抬眼看向四周,灰蒙的雾被这闪烁的光芒一照,竟如梦如幻,美如仙境。

“可她们看上去,怎没有枉死之人的冲天怨气呢?”

柳绵说着,眼神就落在了厉鬼身上,“他当初都张开口要索命来着。”

枉死的人,或多或少都会有怨气,要么是对生前仇人,要么是对害死自己的人,表现在魂魄上,也是刺眼张狂,很少如现在般平静宁和。

宁玄之忽而想到了那晚看到的血红杜鹃。

那晚他做了个傀儡,为有些活气,他在那傀儡之中放入了一缕神识,却在仲卿吸血之时,感到神识被吸入那朵杜鹃之中。

当时他以为必是李玉娘吸食神识魂魄为己所用,如今看来,却并非如此。

他侧过来头,同样看向厉鬼,“生前事,你都记得?

推荐阅读:

你送外卖的,抢特情的饭碗合适吗 都重生了,还选什么班花 天穹帝尊 九绝神帝 仙子你不对劲啊 刷视频:我能获得无数奖励 七步之内又准又快 星际:奖金够多,人皇打爆 炮灰她不想当怪谈的爸爸 超神学院之启示录 不过尔尔 旧梦里 大乾第一皇子 闪婚后,禁欲医生每天吻我99次 祭剑之后,我不要他了 我的女友们又吃醋了 漂亮小可怜在贵族男校 美女砸钱叫我滚月逐九天 仙道游龙 我,天道幼崽,加入聊天群! 龙族:理综挂科后我被迫屠龙了 侯府妾 超神:黄金之兽,开局暗术爆凉冰 和哭包白月光先婚后爱了 混沌神脉 美女富婆的小神医 [快穿]玩家日常头秃 国运:提前登录五分钟,我觉醒精灵之门 金世难逃 人在东京,模拟女友 漫威之钢铁刺魂 斗逆子,盼守寡,王妃每天乐哈哈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