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. 自愿交易

《我一个弱女子说话亿点用怎么了?》全本免费阅读

正此时,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,像是脚步声。

随后,一个小姑娘的身影出现在台阶口。

她估摸十二三岁,生得清秀伶俐,头上用红绳扎着双丫髻,一身衣衫打了四五个补丁,袖子略短,露出一小截微微偏黄的小臂。

看着地宫内的几人,她面色微郝,双手捏在一起,有些局促的问道:“这里......解意仙人在吗?”

还不待众人回答,她却先短促叫了一声。

“啊,这就是死后的模样么?”

她方才站在门口,从高处看低处,倒看不见里头情形,如今迟疑着走下两阶台阶,才一眼瞧见悬在半空的点点萤光。

她眼睛睁得大大的,里头盛满了新奇,看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,忙向地宫内的人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。

她先是被厉鬼吓了一跳,待看到柳绵时,又明显一怔,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惊叹。

似是觉这样盯着人看很失礼,她又忙低下头去,这一低头,就瞧见了瘫坐地上一脸恹色的张伟。

打量两眼,她正要开口询问,却见到先前一直背对着的人转过身来。

那一刻,仙人满身的正气凛然扑面而来,她嘴比脑子快,脱口而出道:“您就是解意仙人?”

语气紧张又兴奋。

宁玄之皱了眉,薄唇轻动,似乎张口就要蹦出一个“不”字,柳绵赶忙应道:“嗯。”

“对,他就是。”

那女孩的眼神顿时更亮几分,眼中光彩逼人,她嘴角一弯,笑出两个梨涡,“仙人哥哥好!”

被这样热情明媚的目光瞧着,宁玄之脸都冷不来了,他扯了扯嘴角,回以一个自认为亲切的笑,余光瞥到柳绵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,那意思他懂。

他收回目光,说:“不,我不是。”

柳绵:“......”

这小姑娘能寻到这里来,又是这个年龄,明摆着这解意仙人就是李玉娘了,并非她柳绵有意诓骗小姑娘。

而是李玉娘人已经去了,若先前当真与小姑娘说了什么做了什么,他宁玄之以解意仙人身份,既好打听,也好挽救啊。

“啊,您不是啊,那您知道解意仙人在哪吗?”

“何事?”宁玄之问。

小姑娘有些失望,犹豫了下,只道:“那我明日再来。”

张伟却站了起来,走到小姑娘面前,抿了抿唇,说:“我是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小姑娘一听,倒先不好意思起来,她先前见这人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,就先给他排除掉了。

眼下认错了人,她也顾不得边上还有人,直接跪在张伟面前,磕了个头,说:“我叫云舒,我愿意把命给您,请您帮帮我!”

此话一出,柳绵目光一顿,看向宁玄之。

却见宁玄之头也不抬,依旧是那副欠揍的样子,淡淡的听着。

云舒说,她们家里穷,父亲早早死在了矿里,家里还有一个七岁的妹妹,是母亲常年操劳农事又在镇上做些浆洗杂工,才养活她们。

这两年她们大了,做的针线活能拿去卖钱了,家里日子才开始好过些,不用常常饿肚子。

可前不久,地里糟了虫害,她娘连夜在大雨中驱赶害虫跌了一跤,摔断了腿,急火攻心之下连带着这些年操劳亏空的身子,一病不起了。

再后来,镇上那位黄员外的管事又来了,他要替老爷招姐妹二人去府上做丫鬟,许诺给三两银子治病。

娘一口回绝,她却偷偷应了,与那黄管事讨价还价,得了一两银子的价格入府为婢,留妹妹在家照顾娘。

哪知到了黄府,却不用伺候府中各位主子,那黄管事还请了嬷嬷,每日专教读书习字琴棋书画,除此之外,还专程让人陪着玩些招猫斗草的趣事,养着她们这群小女婢跟养千金小姐似的。

虽觉有异,但已卖身入了奴籍,且每月还有月例领着,她也只能忐忑受着了。

却不想,身边一同进府的姐妹,竟接二连三失踪,不见人影。

黄管事说她们是受不住日日苦练,自求离府的。

听到此话时她脊背一寒,看黄管家那一张一合的嘴像是个吃人的妖怪。

因为其中一个同铺的姐姐在失踪前一日,才昂着头一脸斗志与她说,“扬州瘦马知道不?瞧府内这般做派,必是要将我们送去贿赂那些官老爷!”

“我自小没了娘,爹又整日在赌桌上,如今得了这机会,必要一朝翻身做凤凰,再不回去!”

这话说完不过两三个时辰,当晚她半夜渴醒,就不见了人,只有床缝之中的一点血迹,透露着这夜的不寻常。

正午的太阳照得人发汗,她与姐妹们站成一排,听着黄管事恩威并施的训话,心中却很冷。

直到指甲深深嵌进肉里,疼痛刺激着大脑高度清醒,她才能保持住面上的恭敬,没有泄露分毫心中恐惧。

后来她逃了两次,都被抓了。

黄管事不打不骂,单单饿了她几天,一口水也不给喝,他站在她面前,一脸艳羡地说:“天大的福气摆在这儿,你却还想逃,真是目光短浅不知好歹!”

“何时想清楚了,再出来吃口饭。”

再后来,一同来的姐妹越来越少,只有她因学东西蠢笨不堪,便一直留了下来,而新进来的姐妹们,却都在私底下传起了一位仙人。

解意仙人。

据说那位仙人生得貌若桃花,俊美非凡,是天上掌管遗愿牵挂的神仙,如今下凡来游历,正好到了琼山,便暂歇在山顶上的山客院内。

他能解人心中愿望,让人不留牵挂。

但必得是死前遗愿,他才能插手。

“所以,”柳绵一席话听来,抬头看着四周暗淡下来将要消失的点点荧光,“这些少女,都是与李玉娘做的交易,心甘情愿将命奉上?”

她嘶了两声,看了宁玄之好半天,才缓缓开口,“......你不会是冤枉人家了吧?”

宁玄之却轻眯了下眼,目光斜斜瞥过来,不紧不慢看着柳绵。

直到看得柳绵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蠢话,他才终于开了金口,“她杀了人。”

声音冷冷淡淡,不是在辩解,是实实在在陈述事实。

柳绵当然知道了李玉娘杀了这些少女,可自愿交易与无端被杀,怎能是一回事?

不过她也并非多管闲事滥情之人,当初那李玉娘还想杀她来着呢。

便也不再说什么。

地宫之内静默一瞬后,便只有云舒轻轻的声音,“请仙人救我妹妹。”

“你妹妹?”

“几日前天降异象,打了一个晚上的雷,恰好劈中老爷的主院,我趁着府中失火忙

推荐阅读:

天命之猎神 从主播到影帝 出走的守护神 道,然 图腾符咒录 穿书七零,我成了三个崽崽的极品亲妈 高冷女神的最狂赘婿 前妻够野!冷欲秦爷又失控了 剑帝的不平事 龙之帝月巴木易 有女不归 玩BJD娃娃的我成为了世界级大师 连心泪之峰回露转 息灵 撩夫攻略:神秘BOSS轻点宠 极品桃花扇 宝宝要出家:爹地,给我妈咪 网游之贴身王者 西游:我斩仙三千年,这日斩猴子 重生之超级纨绔 腐烂末世 是篮球之神啊 异界祭司 废土吞食 隐婚契约: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末世第一高校 大秦:刑场记忆回溯,始皇泪目 逆灵乾坤 符文猎手 夫妻县令 恐怖片场 这个老公还顺眼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